虞航与美食天下 使命感下的焦虑

虞航与美食天下 使命感下的焦虑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生活就是一锅不断把自己的想象力煎熬殆尽成为现实残渣的百味杂陈的浓汤,虞航在其中浮沉翻滚了十年,但还是没有被煮透、煮熟、煮软。工作多年,毅然离职奔赴北京创业,让理想的果实“美食天下”发展壮大,并走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新十字路口。在理想、使命、职责的多重压力下,他倍感焦虑。

  虞航指着手机屏幕上「美食天下」的 logo,一边用手指不自觉地在桌上轻轻地比划了几笔。这是他自己设计的,他刚来北京就是学设计的,再之前,上大学的时候他学的就是中文。

  那时他只是一个苦闷的刚毕业的在国有公司里默默充当一枚小螺丝的文科生,此时,在国贸,他有了自己的公司,有自己五十多人的团队,在北京有自己的房子,有老婆孩子,在整个首都夏天的烦躁与炎热终于即将散尽引来夕阳的时候,可以偷得片刻闲暇聊聊。

  其实,一开始他就不想进去,但还是拗不过父母的坚持最后通过考试成为了石化系统的一名正式员工,国企背景丰衣足食,对处在90年代的父母来说不啻为子女理想的人生生活。但是,他们的儿子却别有一番心思。

  假如放在今天,那时的他也算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脑中总是对「面朝大海」、「多年以后」以及李泽厚等抱着些憧憬,而现实却是几千人的炼化工厂里没有多少人关心、理解这些无法带来任何切实利益的东西。更雪上加霜的是,那时候,2019年01期一句梅花诗虞航接触到了电脑和互联网。

  163拨号、56K 小猫的年月,恐怖大魔王并未降临,但是,整个世界的面貌对他而言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投入越多,沉浸越深,与此同时,虞航对现实中的自己越感到不耐烦、不平。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生活就是一锅不断把自己的想象力煎熬殆尽成为现实残渣的百味杂陈的浓汤,虞航在其中浮沉翻滚了十年,但,还是没有被煮透、煮熟、煮软,他想脱离其中。软磨硬泡威逼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被拒绝被劝阻被禁止,但是虞航依然一直试着说服父母,说服他们让自己离开那个大系统。

  多年以后,回想起2003年那个没有飘雪的春节,虞航的心情依然很复杂,如释重负的同时却也如芒在背,父母终于应承了他离职的计划,他终于可以离开执事十年的地方,离开父母和家,离开清明节有青团的家乡,离开熟悉的人与事,向首都进发!

  上学学设计,需要钱,租房,需要钱,日常生活需要钱,刚认识的女朋友也需要钱,唯有依靠十年来的积蓄来支撑,也只好靠一直以来的信念来支撑。2004年在北京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工资只有一千多,虞航回忆其当初的情况,也只有淡然一笑。

  漂在北京做一份看上去和之前相比没有多少优势的工作过着如同在弹簧上挣扎一般的紧张生活,这是虞航那时所拥有的。但,这并不是他期望的,他期望的是另一种生活和人生状态。

  到北京后的虞航一边学习设计,一边开始寻找机会。但在热闹喧嚣的日下之城,无论是大张旗鼓鼓动最后风光的站长圈,还是刚刚开始冒头的创业者队伍,他并不属于其中的某一群体,说话文静的他在那时候也只参加过那被赶下神坛前夕的唐骏有份参加的站长大会。

  他发现市场上并没有足够出色的菜谱网站可以满足用户的需求,于是这个边缘人默默地花了一万五办了自己的网站「美食天下」,一个以用户上传菜谱为核心的美食网站,这样,白天在公司打工,晚上回到家里还要和女朋友一起操持网站。

  十年前,大家还在如痴如醉地在 WOW 中谦让互相帮助刷副本,十年后,WOW 早已经没落,XBOX 入华竟然成为现实,而手游更是成为旺盛得如火如荼的红海。十年前,人们习惯在天涯上茶余饭后八卦闲谈,现在,微博微信将论坛绞杀得一片淍零。

  十年前的虞航无法想象「美食天下」究竟会做到怎样的地步,甚至也不确定是否会一直做下去。

  这个业余时间做的网站并没有带给他多少收益,他从中获得的金钱回报也没法和上班工资相提并论,仅仅足够维持网站运作下去,女朋友发展内容,他负责网站的设计,这样的「夫妻档」状态一直持续了四年。

  与所有的初创网站一样,美食天下同样选择了DNSPod为其网站解析,这家互联网基础服务商彼时也正在开始自己的公司化道路。

  离家来到北京四年后,他的孩子刚刚出生,他在北京的工作生活刚刚稳定下来,虞航终于决定辞职专职做自己的网站,成了一个创业者。

  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有妻子孩子需要供养,不止需要面对第二次辞职带给父母的冲击,还要面对妻子父母的疑惑,四年前,他或许还算得上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没有什么后怕的年轻人,但现在他有了更多的责任和承担。

  虞航有些瓮声瓮气地说,似乎这只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情一般,平静而没有丝毫的起伏。他喜欢这个网站,他的妻子也喜欢这个网站,支持他专心去做。

  与此同时,苹果发布了它们的第一款智能手机 iPhone,Google 的 Android 项目开始显山露水,Twitter 终于一鸣惊人走向了迅速扩张的道路,中国的饭否也逐渐积攒起自己的人气。

  或许连虞航自己都没有觉察到自己在一个风雨变幻的节点成为了历史的一个小小的注脚。一方面,新丁不断涌入这块市场,整个互联网行业已经处在暗流波动的变革前夜,而另一方面,新旧势力面对新的大势都不禁茫然,「上下其手」试图从中找到新的机会。

  此时是2007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已经开启,一场前所未有的阵痛正悄悄地吞噬着传统互联网行业。

  2011年前后「美食天下」就着手开放包括塞班系统在内的全平台 App,然而,棋差一招的是它们当时把这个任务外包了出去,结果导致的情况就是,内容更新长期得不到保证,用户对 App 怨声载道,意识到问题之后它们迅速组建了自己的开发团队,但是,此时「美食天下」在时机上已经逐渐落后了「下厨房」、「豆果」,它们推出的两款应用「美食天下」和「菜谱精灵」用户总计超过3000万,总算为美食天下在移动端杀出一条血路。。

  在移动端已经有了相形之下并无多大优势的竞争对手,而在网站方面,虞航也面对着新的问题。

  尽管每天有近千道菜谱被用户上传,但是,这些 UGC 的价值如何衍生增殖进而实现商业变现建立清晰稳定的商业模式是目前让虞航颇为头疼的一道难题,这同时也是这一领域所有人共同面对的难题。

  以菜谱、美食为枢纽,在网站(App) 和用户之间,整个行业现在都在狂热地寻求其间的爆发点和足以支撑起一种商业模式的连接点,所有人都在尝试,都在试错虞航相信这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和规模的市场,他预测未来其中将会出现一家市值超过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所以,「错」不可怕,怕的是连「错」都没试出来就倒下了。如果我们只满足于眼前,那么最后任何人都会成为我们失败的导火索,包括我们自己。

  「美食天下」有600万注册会员,有长达10年的内容积累和社区建设,这些是美食天下的同行们所不具备的优势资源,它们为美食天下带来了足以支撑公司与团队长远发展的现金流,但虞航显然并不满足眼前的利益,如何能将「商业资源」真正变成「商业模式」,是虞航过去一年中思考最多的问题。

  广告收入,依然是「美食天下」目前最主要最核心的收入来源,身处移动互联网时代,虞航最大的焦虑其实是,它们现在依然靠着前互联网时代的模式赚钱,而真正属于移动互联网的模式,依旧是全行业都在摸索的事情。

  尽管现在的收入状况良好,还有不少的投资人主动来合作,但是,在一日千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无论现状多么平稳看上去美好,落后的模式无论是产品还是商业意味着从巅峰到谷底丛生到死之间的距离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遥远,或许只是倏忽片刻而已。

  如何让一个相对成熟的产品不断的拥抱变化,并且做的更加精彩,对每个创业者来说都是值得思考的事情。

  用户可以在「美食天下」上晒菜谱,可以写自己的美食日志,有用户可以了做菜然后花个把小时制作菜谱分享出去,有用户每天都会更行自己空间里的菜谱,但是,用户还能从中获得怎样的价值?网站本身又能从中创造出新的附加价值?

  最后归根到底,虞航还是把着眼点放到了用户的需求上,而这正好回归到了他最初做网站的原点上。

  与十年前相比,美食天下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菜谱网站,也不再局限于线上的交流,而用户的需求是什么?是怎么做出好吃的,是怎么吃到安全的。这些都是美食天下正在o2o方向探索的内容。

  从食材到食物,从生产的下游到消费的上游,从线上到线下,这是一条完善的链条,今晚买四不像也是一个成熟可期的生态系统,如果在其中继续探索深挖的话,可能就会出现新商业模式。

  这,恰恰是用户的痛点,是他们关心的,也正是虞航及这个市场里的参与者有机会实现转型从粗浅初级的竞争形态不断进化自我成熟的机遇。

  我们宁波那面清明节是吃青团的,你知道我们以前清明节是怎么做青团的?蒸的糯米,然后田里自己采的嫩艾叶,弄成汁,跟糯米混在一起,用锤子敲出来,那就是绿色的,里面包的是芝麻呀糖呀什么的,最后外面裹上一层松花。但是我前阵子吃到的青团,非常明显地,它这个绿色就是人工色素,而且它也没有松花,糯米也是机器磨出来的,口感完全不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是都市笼民们下班归家做饭的钟点,他看了会儿窗外川流不息的行人车辆,依然用平淡的语气说出这一切。

  「让吃更美好」, 虞航将其当做为自己公司的使命感,恰如当年相信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美能拯救世界」一般信奉着。

阅读次数: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